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冯并

2014.09.28


新常态下的新思维




  新常态已经不是新名词了,它不仅仅是对目前经济状态的一种解释,更是对经济发展的波动规律的认识。


      我们说常态不一定是出现问题了,但是有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再就是它的特点,恐怕有一定的持续性,我认为是呈现不断的波动。既然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我们的思维、智慧,特别是财富智慧就要跟进,也要看到新常态下机会是很多的。这是第一个要讲的。


      第二个,从宏观经济的发展来讲,我们的调整不是被动的、消极的,因为经济本身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


      对于企业家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去除焦虑感。因为一旦发生了变化肯定有焦虑,我们前一段也有高低的时候,特别是经济危机发生了以后,那时候就说建设如何,政府出一些什么政策,实际上我觉得新常态的基础就是大家对政策的走向要有一个很明确的认识。


      企业缺钱怎么办?我就贷款,所以给五大行发了五千亿。这样就看到我们货币政策的走向是有一定的规律的。除此以外,不要认为我们历史的经验还管用,很可能在一个时期里面我们可以想其它的办法来应对。


      第三个问题就是财富在哪里。我需要强调虚拟经济不要认为是过街老鼠,不要认为虚拟经济不行了,将来很可能走到另一个阶段。大家知道丝绸贸易有一个很大的不平衡性,罗马说是黄金路上的东方,但中国的老百姓没有得到实惠,皇帝就是收了一点租子,就把丝绸给人家了,因此就是不平衡了。当然现在这个时代和过去不一样了,讲究平等互利,那么我要说的就是不要把这两个事情对立起来,一对立起来就要出问题。在新常态下,实体经济肯定有机会,但物流业等服务业机会也很大。比如现在太阳光热发电很厉害。关键问题是什么?过去是定价的问题,现在成本已经下落,储热技术也渐成。储藏的技术一转变,这个上面可能有一个大的爆发。我们管辖的沙漠面积有330平方公里,拿出1010平方公里搞光热,全国的发电量都能解决。因此能源结构将来会如何改变,这个事情就更简单了。只要在某一项技术上通过了就可以了。这个严格地说,也就是包括基金也好、导师也好,觉得这个项目就是方向转变。有的先行者已经开始了,中国能源的需求是大的,如果中国这方面做不好,别想在世界上有位置。


      经济发展具有周期,所以我们看到了一旦发生偏的时候,可能就是某一个方面的爆发点和爆发面。我也希望我们的企业家有哲学思维,不仅仅是一个商人。


      最后一个问题,新的经济状态有特点,其中有一个就是“国内外打通”。我们过去研究新闻也好、经济也好,是国内说国内,国外说国外。现在清楚了,两个概念必须统一研究,正式打通,如果不通的话就无法了解这个世界,也无法来决策。


      在我看来,可能是中国人唯一一次有了全球战略思维,是从经济开始。现在有一种思潮,好像是讲我们要来投资了,要移民了,就觉得怎么样了,你要是发展的好人家不是就回来了吗。这其实是一种打通,不要以为谁背弃谁了。一定要打通,才能真正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