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范剑平

2014.09.28


辨证看待中国经济新常态




  最近大家谈新常态问题比较多,但对新常态的理解可能稍微有一点不是很全面,大家几乎都只是把新常态看成对中国经济减速的一种描述或者解释。


  习近平5月份在河南谈到新常态的时候,实际上他是很辩证地来讲这个问题,他先讲中国现在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有信心。讲完这个以后才去谈新常态,这个非常重要。我们国家现在在跟现代化和老龄化赛跑,就是说,如果老龄化倒逼我们,从现在到2023年,这十年时间冲上去了就进入了高收入国家,如果不成以后就很难了。所以对于中国来讲,这一个阶段我们说如果不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发展和改革,那么一切难题都无法解决,这是老龄化倒逼的结果。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在中国需要保持合理增长速度的时候,这种减速会不会持续往下减。说今年“挂着点滴”保个7.5,明年再保个7,后年再保个6.5,如果说是靠这种“挂着点滴”的速度,我个人理解这恐怕不是新常态。新常态的那个“常”字,就意味着这个速度应该是能够稳得住的,我认为这个速度一定是和新的结构、新的体制相适应的。所以对新常态不仅仅要从速度的角度来理解,它应该是在我们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全面深化改革取得积极进展以后,我们能够稳得住的速度。


  另外我们不能光看到过去的中国,进入新世纪以后最强劲的发动机,一是全球化红利带来的外贸这个发动机,二是中国人口红利转化为市场红利以后带来的房地产这个内需的发动机。这两个发动机停转以后,新常态就不会是新常态了。我们也要努力装上一个新的发动机,而这个新的发动机其实现在对中国来讲别无选择。中国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和世界是一样的,就是资金过剩、缺乏技术。在信息革命以后,由于没有很好地处理产权保护问题,包括没有处理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关系问题,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世界科技革命陷入低潮,没有什么科技储备。可是等到金融危机以后,世界需要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把世界经济从泥潭中救出来的时候,却找不到好的科技。


  就我们国内来讲应该说我们也有自己的有利条件,一个是别的国家可能没有中国的资本如此充足,要人民币有人民币,要外汇有外汇。另外一个是我们国家人力资本中的质量能力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过去我们老讲人口红利,大家只看到了人口数量的红利,九年义务教育培养的农民工,现在我们可是每年毕业七百多万的大学生。


  如果我们国家产业结构升级,从人力资源来讲是有优势的。另外中国巨大的市场优势,再加上传统的体制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这种智慧和力量。


  所以我相信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下一轮科技追赶中间,中国如果彻底对房地产赚暴利、赚快钱这种模式已经失望了,转头过来真正在科技方面努力的话,中国还是可以在未来依靠自己的优势和动力走出来。很可能美国第一个走出来,中国第二个走出来,世界仍然是中美两国引领世界经济走出来。所以未来最值得投资的恐怕就是各个行业进口替代、出口替代、科技创新中的一些单打冠军,可能更值得投资的是那个单打亚军,因为单打冠军有的时候有点骄傲,风投更喜欢亚军,亚军更愿意配合我们去超过那个冠军。所以有的时候一旦和风投结合会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更好。


  所以对中国来讲,尽管我们进入新常态以后,很多人看到一些悲观的信息,我个人恰恰觉得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有悲观的一面就有积极的一面。抓住这个机遇,中国恰恰是开始进入并购,进入资本重新配置的一个产业结构激烈变动时期,而这个里面,独具眼光的投资者一定大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