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郭田勇

2014.09.28

 

金融行业一定要创新》  




      从目前金融运行的状况来看,我们觉得未来中国的市场利率水平可能将进入一个逐级下行的趋势。


      为什么这么分析?我们知道利率是金融业整个金融产品的核心,它的价值要从供求两个方面来看。从需求角度,固定资产和投资领域是以前耗资大的领域,未来的投资量会逐渐往下降,或者说资金需求量在变少。从供给角度,现在中央银行在主动地调整货币政策的定位,虽然讲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发生变化,但是大家注意到其实央行潜移默化地通过微调不断向市场中注入货币。


      那么两项一对比,我们可以认为从整个市场环境来讲,未来利率水平下行的概率是比较大的。最近我们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出现的小行情,跟利率的这种走势大概是有相关性的。但是中国现在又很难,中央银行放水的空间总是有限的。如果采取洪水漫灌的方式,房地产、通胀可能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说在这个方面它的决策空间都是有限的。


      第二,金融业核心是价值发挥作用。从利率的形式上来看,它是由基本利率和风险溢价两部分形成的。刚才说中央银行可以放水,比如说采取借贷便利往市场中投入几千亿,所能够改变的仅仅是市场的基准利率水平,但它是有一定的影响作用的。


      由于融资结构单一,银行信贷在企业的融资中占比太高,这样的话就导致企业的杠杆率偏高、负债率偏高。负债率偏高以后,银行继续往里贷款,它可能就会认为风险过大,因而不愿意往里贷。所以克强总理讲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难和融资贵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因为贵所以难。因此从风险溢价的角度来看,由于社会的融资单一,我们就解决不了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这就是现在金融业很被动的一个方面。


      那么怎样降低风险溢价,答案是要摆脱银行间接融资占主导的这种融资模式,同时要鼓励金融创新,支持多种金融产品和金融组织的发展。只有这样,在金融业一方面充分增加供给,同时各种金融业态形成有效竞争的前提下,才能改变这种风险溢价过高进而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局面。这也是我们支持互联网金融和各种民间金融发展的一个重要理论基础。


      第三个方面,在社会各方呼吁多种金融形式发展的情况下,商业银行自身也在进行改革,它也意识到传统的控制风险的模式不利于未来业务发展。传统的控制风险的模式是一看抵质押,二看现金流。这种融资方式在做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类企业上问题就非常大了。


      最近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就是中国金融体制落后给了国外资本一个可乘之机。因为现有体制解决不了这些缺少硬资产的企业的融资问题,因为这些高端的企业没有抵押,也缺少有形资产。现在银行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它们也在不断创新,比如你投我贷这种创新模式,也搞社区银行,通过熟人关系、裙带关系来降低风险。现在其它的融资方式也带来了一些新模式,比如互联网金融就是通过网络降低融资成本和运营成本。它又把大数据、云计算的方法拿来在企业中进行筛选,能进行精准和风险的控制,这点就是优势。


      下一步我们想,中国最需要发展的是什么?我们认为直接融资和资本市场,这块应当说非常重要。真正能实现风险和收益相对称的就是资本市场这种融资方式。


  中国当前直接融资和资本市场发展明显滞后,出现了瘸腿走路的情况,间接融资太强,直接融资太弱。所以下一步怎么样把中国的资本市场真正做大做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有一种观念上的改变。做大做强资本市场,一定要开闸放水,要放水养鱼,工作重点不能放在这种“挑靓”的审批上。我曾经开玩笑说不但要靓女,也要丑女无敌。什么意思?你这个企业不管经营是好是坏,关键你要把真实的一面呈现给投资者,不要骗投资者,监管机构只要做好这件事情,我认为资本市场就有了健康发展的基础。所以说我们要按照更加开放、包容的思路,把资本市场真正做大做强。为了解决中小企业、高科技类企业的融资问题,也是为了经济更加平稳地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我想未来一定要进一步发展以资本市场为代表的多种融资方式,改变以前这种瘸腿走路的现象,这在我们未来的金融创新中是非常重要的。